更多图库中心

广海分会领导走访英徳清远电白包氏宗亲 包氏总会一行六人在昆明探亲采风
广西分会成立大会简报 世界包氏宗亲联合总会会长办公会议纪要
广东清远包氏宗亲和谐开展各项活动 包选平宗亲逝世讣告

慧良说包公之一:包公是否曾簪戴 风气使然难免俗
作者:江西 包慧良   发布于:2016-10-1 18:33:26   点击:806次

  • 慧良说包公之一
  •                        包公是否曾簪戴    风气使然难免俗 
  •                                                            江西南昌  包慧良

  •         何谓簪戴?簪戴即簪花,是指古人爱在幞头或巾上插花,特别是两宋时期的人们平常之日都在幞头或巾上插花。章回小说《水浒传》中就有不少关于簪花的描写,如一个专事行刑的刽子手蔡庆偏偏“生来爱戴一枝花”,人们干脆送他“一枝花”的外号。又如浪子燕青“鬓畔常簪四季花”、短命二郎阮小五“鬓边插朵石榴花”、病关索杨雄“鬓边爱插芙蓉花”等。由于时令鲜花极易枯萎,有人干脆插戴绢花,如小霸王周通就是“一枝罗帛像生花(“像生花”,即用罗帛制成的假花)”。甚至犯人上刑场,头上都被插上个花,《水浒传》第四十回(人民文学出版社,1990年版)描述宋江、戴宗在江州被绑缚法场时“胶水刷了头发,绾了鹅梨角儿,各插上一朵红绫子纸花”。虽然都是小说中的描写,但也是社会实际生活的真实写照,可见那时簪花之风不是人见人怪,而是到了人人都崇尚之地步。                                                              
  • 水浒的年代,已是北宋晚期,那簪花之风是否是北宋晚期形成的呢?宋以前簪花以成一种时尚与习俗,如盛唐诗人李白(701—762)诗云:“九月茱萸熟,插鬓伤早白。”王维(701—761)亦云:“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但有学者论证:重九之时,茱萸已成熟结子,此时并非簪花,只是佩茱萸袋。这么看来,倒是晚唐诗人杜牧(803—852说的“尘世难逢开口笑,菊花须插满头归”,才是真正的簪花。                                              
  •         那簪花之风是否只是贩夫皂隶和绿林好汉们的偏好呢?事情也并非如此。簪花之俗虽古已有之,却以两宋时期为最,约早于水浒年代的沈括(1031—1095)在《梦溪笔谈·补笔谈》中谈了一件簪花之事。北宋中期,“韩魏公(韩琦,1008—1075)庆历(1045)中以资政殿学士帅淮南。一日,后园中有芍药一干分四歧,歧各一花,上下红,中间黄蕊间之。当时扬州芍药,未有此一品,今谓之‘金缠腰’者是也。公异之,开一会,欲招四客以赏之,以应四花之瑞。时王歧公(王珪,1019—1085)为大理寺评事通判,王荆公(王安石,1021—1086)为大理评事签判,皆召之,尚少一客,以判钤辖诸司使忘其名官最长,遂取以充数。明日早衙,钤辖者申状暴泻不止,尚少一客,命取过客历,求一朝官足之。过客中无朝官,唯有陈秀公(陈升之,1011—1079)时为大理寺丞,遂命同会。至中筵,剪四花,四客各簪一枝,甚为盛集。后三十年间,四人皆为宰相。”这就是有名的“四相簪花”之事。更早些时的欧阳修(1007—1072)在《洛阳牡丹记·风俗记》里写道:“春时城中无贵贱皆插花,虽挑担走街串巷者亦然。”亦知当时社会上簪花者不少,簪戴已成习俗。继蔡绦(蔡京次子。生卒年不详)在《铁围山丛谈》卷六中复述了“四相簪花”之事后,又有许多文人,如吴自牧(生卒年不详,公元1270年前在世。宋亡后作《梦梁录》,追记钱塘盛况,介绍南宋都城临安城市风貌)等人在著作中均有提及。明代画家仇英(约1494—1552)与清代画家黄慎(1687—?)等都以此事绘制了《四相簪花图》。“四相簪花”的故事,在众多文人和画家的笔下终成典故。                              
  •         北宋晚期簪花之风如此之盛行,那在北宋中期为官的包公是否也曾簪戴过呢?因此,有必要知道宋代的礼仪制度是如何规定的。据《宋史·舆服志五》解释:“幞头簪花,谓之簪戴”。《宋史·礼》也记载:“前二刻,御史台、东上阁门催班,群官戴花北向立,内侍进班齐牌,皇帝诣集英殿,百官谢花再拜”可见皇帝召集朝会,百官戴花已是必须履行的程序。宋徽宗经常是“御裹小帽,簪花,乘马”,对身边的宦官宫女,随从侍卫,皆赐花簪戴。宋徽宗还规定,赐给贴身护卫每人衣袄一领,翠叶金花一枝。礼仪制度如此。所谓“上有所好,下必甚焉”。皇帝如此,上至朝廷大臣,下至贩夫皂隶,甚至绿林好汉们的头巾和帽子上插着鲜花或假花就不足为奇了。不知宋人文学作品、私人笔记里是否包公簪花的记载?在当时的大环境下,社会风气如此,礼仪制度更是如此,亦可推想,即使包公再刚直不阿,不随习俗,参加民间重要的活动时或许不簪戴,可在庙堂之上,理应与同僚一样簪花在头。如司马光(1019—1086)不得已簪花一事即为例证。他在《训俭示康》中写道:“吾本寒家,世以清白相承。吾性不喜华靡,自为乳儿,长者加以金银华美之服,辄羞赧弃去之。二十忝科名,闻喜宴(宋继唐制,进士中榜后,醵钱【醵ju钱,即古时的AA制】宴乐于曲江亭子,称曲江宴,亦称闻喜宴)独不戴花。同年曰:‘君赐,不可违也。'乃簪一花。”           
  •         中国历史上的各朝代由于各种原因,导致人们精神和文化层面上的取向有所不同,故而审美意识亦有所差异。有宋一代将簪花提高到了至高无上的地位,上升为封建社会里的礼仪制度,不要说在中国历史上,就是在世界人类发展史上也是个非常奇特而怪异、畸形且荒诞的社会现象。宋朝何以将以前某些人的一种习俗上升到国家层面的礼仪制度上来?余以为,这与宋太祖制定的重文轻武的基本国策有关。在一边倒的基本国策指导下,宋朝的文化的确得到了空前的发展,经济也有了长足的提高。可在皇帝的默许和支持下,那些溜须拍马、厚颜庸俗的文人终于将社会上的一种习俗与风气上升到国家礼制层面。毛主席1938年“政治路线确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因素”的论断,的确是颠覆不破的真理,古今中外,概莫能外。经过文革的人都知道。在这种一边倒的基本国策指引下,国家和民族一味走向极端,玩物丧志,失去了励精图治的进取精神和尚武气魄。综观中国封建社会里的其他中央王朝在军事上、在外交上,或许在某个时间、某件事和几件事上与他国达成妥协,无如宋朝从立朝就如此孱弱,直至亡国。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当时的一手硬与一手软,文化经济虽上天,国格尊严却倒地。就君臣这种孱弱、畸形的精神状态,莫说收复燕云十六州,只怕领导者心甘情愿去做儿皇帝,别人都会嫌弃。这不,丢了半壁江山,又丢了剩下的半壁江山,最终连儿皇帝都做不成,把整个国家给弄丢了,老百姓也跟着受难,其血的教训的确令人深省!  
  •       按欧翁所述,登高放眼望,满街尽花朵,虽让人有恍如身临女儿国之感,但毕竟看到花下还是一个个五大三粗的汉子。而今,却看到许多不男不女之人。难道另类奇特而怪异、畸形且荒诞的社会之风将会在华夏兴起?还会甚于宋时?让人诧异!风起于青萍之末,我们绝不能让宋代的历史悲剧再度重演,这是时代赋予我们当今中国人的责任。说到此,就算题外话吧。                                                                                                                                              
  •       君王嗜好拍马,百姓绿林犹自夸。                                                    
  •       尚武精神已不再,铸成孱弱终丢家。                                                    
  •       古时假女尚能识,今日伪娘难辨他。                                     
  •       莫让倭奴再耻笑,“崖山之后无中华”。
  •    
  •                                2016年9月18日   夜